您現在的位置:明光市婦女聯合會>> 婦女維權>> 維權動態>>正文內容

女性維權涌現五大熱點

發布時間:2008年09月02日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點擊數:
孩子的撫養費向誰要
因夫妻間的相互扶養和對子女的撫育引發的糾紛成為近期法院受理案件的焦點。記者從北京市豐臺區法院了解到,該院今年兩個多月就受理了80余件撫養糾紛案,其中很多是因父親不履行義務而被子女告到法院的。
■案例:
14歲的婷婷自父母離異后跟隨母親生活。去年,她考上了影視表演職高,每年學費約有5000多元。父親原來每月支付的200余元撫育費已不夠用。婷婷的媽媽多次要求前夫多支付一些費用,對方以自己生活也不寬裕為由而拒絕。婷婷后將親生父親推上被告席。法院最后判決婷婷的父親負擔女兒一半的學費。
■點評:
北京市豐臺區法院女法官廉蓮:對于男方不支付撫育費,除了是由于個人經濟狀況拮據或因再婚另有子女造成經濟比較困難外,還有一種是男女雙方因離婚造成的彼此怨恨導致的。一方以拖延撫養費來發泄怨恨心理,而不是理性地為孩子的成長著想,他們之間的爭斗對孩子的傷害最大。離婚改變了兩個成年人的生活方式,而對子女的撫養義務卻不能改變。這類案件的增多體現了婦女法律意識的增強。
打工者的權益如何維護
外來打工妹在城市人員中占很大的比例,對她們合法權益的保護也越來越引起更多人的關注。
■案例:
劉云是北京市通州區一家保潔公司的保潔員。去年5月的一天,她給一棟即將入住的新樓擦玻璃,不慎從5樓摔下。醫生看到劉云情況比較危險,為她實施了手術。公司不得不支付了四萬元醫療費。當劉云的父母從山東老家趕到醫院后,公司再也不愿為她支付任何護理和營養費,而是給他們三人買了返程的火車票。由于劉云的脊柱多處骨折,在這種狀況下坐火車非常危險,在劉云父母的強烈要求下,公司為他們租了間只有5平方米的小屋。由于房間狹小而悶熱,劉云身上長出了褥瘡,渾身發紫。劉云讓父親找到北京農家女文化發展中心打工妹之家維權小組。經過維權小組多次奔走取證,勞動局終于認定此事故屬于工傷。在工作人員的多次協調下,這家公司終于同意支付3.6萬余元。
■點評:
女性社會工作者、打工妹之家維權小組韓會:由于目前家政服務非正規就業,家政服務員的權益受侵害則不屬于《勞動法》保護之內。市場可開發類似保姆責任險這樣的險種,以便在她們遭受侵害時得到賠償。而打工者自身也應該有安全保護意識,一定要和雇主簽訂勞動合同。
美容安全誰來保障
在美容成為時尚的今天,盲目美容帶來的后患也日益暴露。記者在對北京市幾家法院的采訪中了解到,由于女性自身對整容手術缺乏足夠的了解,加之整容市場有待規范,為美打官司的女性越來越多,美容糾紛成為女性維權的一個熱點。
■案例:
張女士在某報上看到一家美容醫療診所做的“去脂減肥”廣告后,去那里做了腹部及腿部的手術。誰知,在吸脂的手術臺上,張女士就出現疼痛、渾身麻木的癥狀,甚至一度呼吸暫停。目前手術的創面仍然高低不平。張女士后來了解到,給她做吸脂手術的醫師是麻醉師,不具備主診資格,于是起訴到法院,索賠8萬元。由于被告當庭提出做醫療事故鑒定,此案仍在審理之中。
■點評:
女律師詹涵琪:做整形美容手術一定要選擇正規醫院,做整形美容手術的機構必須擁有進行醫療美容項目的資格。同時,從業的醫師必須要有醫療美容的執業資格。大多數做美容手術的女性都是看了廣告才心動的,欲整形的女性不要一味輕信廣告,同時,美容廣告也應規范發布。
什么時候才敢生孩子
生育是女性職業生涯中不可避免的休止符,然而如今,很多知識女性在承擔著社會和家庭的雙重壓力下不得不放棄生育的權利。讓很多女性望而卻步的并不是生育本身,而是生育與事業在時間上無法調和的矛盾。一些企業在招聘畢業生的時候就會明確規定:“五年之內不能生育?!?/DIV>
■案例:
張小姐已經33歲了,如今是部門經理,面對著蒸蒸日上的事業,孩子的問題卻無法提上日程。她無奈地對記者表示:“單位里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我如果半年不來上班,這個位置恐怕就不再是我的了,而我能做到今天非常不容易,我不想輕易放棄?!?/DIV>
■點評:
女學者、北京惠澤人咨詢服務中心主任翟燕:企業追求的是經濟利益,不應該將婦女生育期間的損失全部由企業來承擔,國家也應該承擔一部分。應該對因生育和哺乳導致誤工的女性進行社會化補償,比如建立生育保險等,這樣就可以緩解企業的經濟壓力。國家應該發展一些民間組織,讓他們來承擔起保護婦女合法權益的責任。此外,社區也要建立具有多元化服務功能的托兒中心,在孩子放學后家長下班前、單位加班和在外出差與培訓學習期間,提供放心的托兒服務,解除女性職業發展的后顧之憂。
女大學生何時不愁“嫁”
有調查結果顯示,88%的女大學畢業生認為在找工作中存在著不同程度的性別歧視,這主要是指,勞動市場沒有向女大學生提供數量平等的就業機會,使得一些女大學生要么找不到工作,要么只能就低應聘。人力資本學者認為,這種就業歧視的存在,主要是由于女性自身的生理結構特點會增加雇用單位的經營成本,要降低成本自然就會減少對女性勞動力的市場需求。
■案例:
小余今年就要畢業了,作為外地來京的女研究生,她找工作非常努力,在最后一次畢業生的雙選會上,小余發現50%以上的用人單位都寫著“男生優先”或者只要男生。
■點評: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女博士張金:《勞動法》中沒有明確用人單位的法律責任,也沒有規定處罰性條款、當事人的救濟途徑以及解決糾紛的具體方式。因此,這對于違法主體起不到威懾和制裁的作用。要根本解決這個問題,還是有待男女平等觀念不斷深入人心。同時,應對現有法律的執行情況進行嚴格的監督。我們并不缺乏保護婦女權益的法律,歸根結底,這是一個法律適用的問題,而不僅僅是立法的問題。
 
文章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 來源:
国产日产欧洲无码视频